?Hide1995訪談內容?
~~Hide1995 訪談內容~~
__今天我們談有關X去年在東京Dome的事好嗎?
Hide: [你已採訪過其他隊員嗎?]
__是,就只有你一人未採訪 Hide:[是嗎?他們全部都是由你訪問?]
__不錯
Hide:[那就請你不要介意好了]
__什麼?
Hide:[我不會像他們那樣健談(笑)]
__這樣不成
Hide:[如果和他們所說的有出入的話,不是很好笑嗎?我看過其他樂隊的訪問就是經常出現這樣的問題] __X不會的
Hide:[我可沒有這分信心(笑)] __第一次問HIDE有關DOME LIVE的事是何時?
Hide:[是ART OF LIFE 推出時罷] __等等,ART OF LIFE 不是前年的事嗎?
Hide:[什麼?ART OF LIFE不是去年推出的嗎?呀!我把時間掉亂了] __去年推出的是Rusty Nail
Hide:[我們正忙於為這歌錄灌,雖然內心很想在DOME舉行,但卻害怕在DOME不知幹什麼呢?因為當時沒歌] __什麼時候才有具體的構思?
Hide:[ 12月29日(笑)] __不可能(笑),行記者會時你們不是以派發DEMO TAPE和決定了[藍夜/白夜]嗎?
Hide:[不錯,已經決定了,而且YO的[LONGING]也已經有了,但是,那時完全沒有RECORDING,莫說錄音,就是連哪一首歌要放入DEMO TAPE也未定,就唯一只有[LONGING]是落實了而已] __[藍夜/白夜]這個名字是什麼時候決定?
Hide:[當大家還在洛杉機時,在電話中決定的] __提案者是YOSHIKI?於是乎這兩天所演奏的歌曲,排序方面都是明顯不同?
Hide:[是我任性地要求一定要完全不同。當時心想這一次在趕急非常的情況下工作,怎知YOSHIKI突然說"第一天就以X開始吧!"我當然說好,雖然我們經常開會,但從來沒有出現類似今天這樣有建設性的意念,可能因為去年大家各散東西了好一段時間,彼此距離拉遠了,便變得較難摸大家心中意見,今次確是很有趣] __X是一隊經常開會的BAND嗎
Hide:[對,內容也很豐富,但如果要具體化的話,相信要花上許多時間] __記者會完結後便灌錄[LONGING]?
Hide:[不錯,我從剛回來的YOSHIKI處得到這TAPE,然後便製作結它的SOLO部分,就是這樣] __DEMO TAPE……不是經常會出現很多不同的改變嗎?
Hide:[不,沒有什麼改變,在很輕鬆的情況下完成,最近我開始用電腦進行,在家東想一些西想一些,然後就拿到STUDIO去,這做法比平時省了不少時間] __如果好像平時做法的話,一定很辛苦了
Hide:[因為是簡單的卡式帶,所以在一般DUBBING的時點上來說,音質差是無可避免。因此,即使像平時一樣的RECORDING 也是沒用,最初YOSHIKI的數聲"ONE TWO THREE"也錄進了,如果是TAPE的話,這聲音一定很細,可以細得聽不出] __B面也可以聽到YOSHIKI的數聲
Hide:[B面是在STUDIO拿著MIC錄的,是真正的DEMO TAPE] __B面是一個迷
Hide:[不錯!因為那是在東京DOME做的新歌,還未正式完成便灌錄,歌詞還未填上就完成了] __TOSHI咿咿呀呀地唱
Hide:[在東京DOME時雖然經已完成,但到錄音時歌詞還未填好,所以他咿咿呀呀地唱,連BREAK THE DARKNESS也入了] __最後?
Hide:[我們把TAPE開著不理,自顧著遊,後來因為覺得這樣也很有趣,所以便將錯就錯] __(X的FRIST SINGLE,在85年6月推出)的B面?
Hide:[對,沒有人知的(笑),當時加入X的我,最喜歡就是這首歌,也編入過HEAVY METAL FORCEⅢ,我覺得它是一首很奇怪的歌,因為當時我正在做SAVER TIGER,雖然覺得歌怪,但卻又喜愛得發狂(笑)] __完成了DEMO TAPE後,便開始彩排?
Hide:[預定是這樣,怎知卻做不到,今次的DOME有不少地方沒有彩排] __但是不是分開工作嗎?
Hide:[不錯是分開工作,起初預算大家各自帶來自己的部分,雖然湊在一起便可馬上完成,怎知做的時候非常緊逼,這緊逼感真的不知是好是壞,總之每年12月都是這樣] __YOSHIKI在29日的"總彩排日"受傷了?
Hide:[是,因為我們並沒有全體彩排過,所以"總彩排日"當天非常熱鬧,原先預定用兩天時間去彩排,可以尚算充足,而我也在不慌不忙的氣氛下順利完成,當我彩排完自己的SOLO部分,正想跑回後臺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飯的時候,怎知TOSHI跑進來對我說"YOSHIKI……跌到了"] __在這一?那心裏在想什麼?
Hide:[當時我腦裏眨眼間浮現一種感覺,就是TOSHI的樣子很害怕(笑),我沒有慌張,心裏也沒有大叫"完蛋了",只是害怕聽到"受傷"這二字] __聽說是救護車送他到醫院,你們在DOME等了兩個小時?
Hide:[對] __當時對這次LIVE有怎樣看法?
Hide:[不知道,但是我曾對自己說"即使要腰折也沒法子罷] __後來YOSHIKI返回來繼續彩排?
Hide:[是,但他看來很痛苦,因此最後都沒有完成彩排,直到30日那天] __30日有彩排過嗎?
Hide:[有,非常順利,YOSHIKI雖然也是很痛似的,但最後也堅持下去,最令我感動的,就是STAFF,燈光和音響人員明明並沒有聽過REHEARSAL,在掌握上理因不會太好,但怎知效果卻出乎理想,實在嚇我一跳] __為什麼今次的OPENING並不是WORLD ANTHEM而是AMTHYST?
Hide:[我已厭了WORLD ANTHYST,實在不能再接受(笑)。於是我尋找過很多可以作為OPENING的歌,但最後也沒有結果,後來記得去年YOSHIKI的DOME SOLO中曾出現AMTHYST這首歌,自己當時很喜歡,所以便決定用上這首歌,因為這是YOSHIKI的歌,所以早以預計到會被他們質問,但怎知大家都沒有發覺] __到現在為止,有沒有試過在LIVE裏面不用WORLD ANTHEM作為OPENING?
Hide:[我們不是舉行過太多的演唱會罷!(笑)] __從BLUE BLOOD TOUR那時開始已是?
Hide:[所以非改不可] __一向都是叫出來的,但今次卻一開始便站在臺上
Hide:[不錯,這是阿YO的構想,當決定以AMTHYST作為OPENING後,便很快有這個決定,他說"當這首歌奏起,並且一到副歌那部分時,銀幕便拉起,到時雖然大家都出現,但觀眾們卻看不到。"以前每當OPENING接近完結階段,便由[PATA]之類的男聲叫我們出來,但今次決定由女聲負責,在正式演出的前兩天,YOSHIKI曾為挑選女聲進行試音,並且做了SE,這本來是不錯的,但不知是否這歌太長的關係,觀眾們意會不不到到底是從哪里開始] __舞臺很暗,再加上煙霧彌漫,根本看不到臺上有沒有人
Hide:[我們正想這樣]--實際上是,但其中有TUNNING甩出,那是16小節的TUNNING,因為不知是誰弄錯,所以沒有停下來] __所以馬上唱新歌?
Hide:[因為新歌觀眾們不會知道(笑)] __SCARS ON MELODY是HIDE的歌?
Hide:[你知道?(笑)] __和TOSHI一貫的唱歌方法不同,很新鮮
Hide:[這歌是用上我的KEY,因為想把結它的重量感表現出來,所以沒有把KEY改變] __你想像得到TOSHI可以用這樣聲音唱歌嗎?
Hide:[初時完全想像不到,在洛杉機時曾聽他唱了很多次,亦曾把KEY轉變過,但始終效果不太理想,於是乎最後決定用回原來的KEY,至於到推出ALBUM時會怎樣?到目前為止則仍未有決定] __在DOME所唱的新歌,是不是還未算完成?
Hide:[不錯,完成後我想將會有很大差別,我想我的歌大約完成了20%,即使完成,可能會變得支離破碎也不一定,至於阿YO的歌可能也有改變] __YOSHIKI那首DAHLA的歌詞還沒有完成
Hide:[他曾為27日那天應該填詞還是打鼓而苦惱不已] __新歌之後就是慣有的SOLO環節
Hide:[今年也和合往年一樣,大家不知道大家會出什麼把戲,雖然在REHEARESL STUDIO放滿了許多平時很少見的樂器,但至於排序或是怎樣表現,大家都保持秘密,HEATH的BASS SOLO會做些什麼?我也是完全不知] __換句話說,你到了正式表演時才知道?
Hide:[對,我是看後臺的MONITOR才知道。] __今次的SOLO CORNER是PATA二人負責?
Hide:[濱田雁敏再加上松本人志,兩位都是份量十足的人馬,合起來簡直有驚天動地的感覺(笑),PATA本來不作SOLO的,因為我對他們說"大家都做,就一起做罷!"] __那PATA怎回答?
Hide:["是"(笑)] __第一天[DRAW THE LINE],第二天[CELEBRATION],是截然不同的的SOLO
Hide:[沒錯,因為不想兩天都做一些相同的東西] __第一日一直都在籃裏面,相信很多人會認為這個乖乖形象很突出,完全不像平時!
Hide:[我就是想這樣,其實我也不是知道實際做出來的效果會怎樣,只想把自己的構思做出來] __為什麼選這歌?
Hide:[因為我有這歌(笑),其實我是當我做完這歌後,突然感到這歌很有趣,心想認識這歌的人聽了應該意會得到,而不認識這歌的人,也應該不會抗拒,因為第二日演奏的歌大家都熟識,所以就決定在第一日用上不太多人認識的歌] __當那個籃升起來的時候不會搖嗎?
Hide:[會搖的,你不見石塚先生很害怕嗎?] __當它降下,那個女子纏過來時,HIDE在發揮演技,而PATA則好像只顧著蹲著似的(笑)
Hide:[不,那是他故意的,其實在彩排完結後,PATA曾和VIDEO DIREVTOR商討過,經過多方面的研究才做出這個動作(笑)]   __我想對[DRAW THE LINE]認識的觀眾不多罷!即使是認識也未必理解得到,編曲也轉變了
Hide:[完全不是,歌詞部分是一樣,其實我已很滿足,因為我的朋友全部都明白] __和去年9月給我聽的TAPE相同?
Hide:[對] __但是,開頭部分我不太明白
Hide:[呀!那是完全不同的歌,開頭是不同,到中斷開始變成了[DRAW THE LINE] __那開頭是什麼?
Hide:[是新寫的短曲,為了20號而作的新歌] __之後是TOSHI的VOCAL CORNER登場,為什麼會變成三人演出的?
Hide:[因為TOSHI所今年也要SOLO,其實之前我曾去看TOSHI的演唱會,記得當時他一個人彈唱[SAY ANYTHING這歌,表現的功架十足,當我稱讚他唱得不錯後,他亦充滿信心地說"那我就做吧!"於是我便說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,我會協助他,後來他說今次演唱X不唱的歌,起初他連VANISHING LOVE也唱過,不過最後決定唱ROSE OF PAIN] __以AKOGI奏出ROSE OF PAIN確是一個很好的構思
Hide:[對] __三個人端端正正的坐在一起演出亦充滿新鮮感
Hide:[不錯,的確很新鮮,但是為了不想好像FOLKI一樣,所以我和PATA的出現是希望把TOSHI的FOLK味道中和(笑)] __以三支結他來ARRANGE這歌,難度不少呢!
Hide:[我們沒有重聽收錄在ALBUM裏的那個版本,只是把自己印象中的小節打入] __TOSHI有沒有說"緊張"之類的說話?
Hide:[最緊張的就是我(笑),因為彈助奏和琶音,所以在彩排時我可以一邊聽toshi的cutting一邊彈,但當正式時,他的CUTTING卻很小,於是乎我便在戰戰克克的情況下彈奏,當我在VIDEO裏面看回自己當時的表情,就好像一隻鬼在彈結他似的(笑)] __落足眼力去看樂譜?
Hide:[當時我彈奏的眼神,就好像面對著殺父仇人一樣似的,現在想起也覺很可笑(笑)] __有看YOSHIKI的DRUM SOLO和鋼琴嗎?
Hide:[有,第一天的MIRROR BALL沒有看,但第二日卻全部看過] __大家也為YOSHIKI擔心嗎?
Hide:[可以這樣說……但當他開始後,我便好有信心他一定應付的來,雖然曾背負這麼重大的壓力,但今次的LIVE真的很開心] __第二天在舞臺上開了很多會議
Hide:[沒錯,在東京DOME的舞臺上開會(笑)] __第一天卻並不多
Hide:[是,沒有在舞臺上開會,只有我和TOSHI經常說話,雖然已經忘記說什麼,但大多數也是一些無聊話,其實真是不應該這樣做的(笑)] __有沒有出現怯場的感覺?
Hide:[當然不會,其實我今年已沒有以往那麼緊張] __再站在DOME的舞臺上,有什麼感覺?
Hide:[感覺今次的舞臺比以前更大,多了一份新鮮感,DOME的舞臺一向都是狹窄,和他的會場相比,一點也不寬敞,但今次好像比以往大了一倍似的,相反,觀眾席卻是縮細了許多,甚至比代代木(體育館)還要細得多] __對於大家藍色的裝扮印象如何?
Hide:[今次就用我的裝扮來賭一鋪吧!(笑)]

今天又看完這個訪談內容了,讓我好想念Hide桑喔~~~~..粉紅小娟~~2007/9/26~~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1/18 FORD

elwagmk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